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维权新闻 >> 内容

何时能破河南省伊川县拉马店村黑恶支书王勤现的保护伞?!

时间:2019-5-15 15:26:40 点击:96

核心提示:2019年3月22日以来,中国监督网、中国法制在线、中国时报网等10余家主流媒体,纷纷转发了《谁是伊川县拉马店村黑恶支书王勤现的保护伞?!》一文,披露了正义村民先后6次分别向县、市、省级纪委、监察委实名举报该村原党支部书记王勤现涉嫌黑恶的违法违纪行为,证据确实充分地揭露了他在村委换届选举中操纵选举、公开作弊,从而继续把持拉马店村“两委”;王勤现等人弄虚作假骗取房屋拆迁补偿款9万余元、虚报冒领侵吞修路土地补偿款13万余元、克扣村民迁坟补偿款10万余元等款项;纠集两劳释放人员形成软暴力势力以及殴打恐吓村民、指使村干部带领两劳释放及不明身份人员暴力威胁、阻挠荒山绿化,指使打手公然毁坏生态林300余株等涉嫌刑事责任问题,并非法拆迁村民房屋不安置,致使拆迁户至今无家可归……令人震惊的是,王勤现是“已经被免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在村支部换届选举中已被取消入选支部委员资格”的原支部书记,仍然“被吕店镇任命为拉马店村党支部书记”,并在公示栏上堂而皇之地公示他为“全月全天值班”的“支部书记”职务问题,特别是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得知是谁举报了他、被举报了什么内容的泄密问题,令村民愤怒地追问:“谁是伊川县拉马店村黑恶支书王勤现的保护伞?!”。

然而,直到今天,罩在王勤现头上的“大伞”、“硬伞”仍然没有被“破伞”,他仍然逍遥法外、横行乡里……所以,受到打击报复的村民再次愤怒地发声:何时能破河南省伊川县拉马店村黑恶支书王勤现的保护伞?!

试问伊川县吕店镇主要领导:“已经被免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在村支部换届选举中已经被取消入选支部委员资格”的王勤现,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他还能被公示为“全月全天值班”的“支部书记”吗?如此挑衅《党章》尊严和亵渎组织原则的严重问题,是你们故意而为还是明知故犯?!

多年来,拉马店村民群众多次向吕店镇的董姓镇长控告,一直实名举报着王勤现的种种违法违纪问题。而王勤现一直未被查处。那么,王勤现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现年52岁的王勤现,系伊川县吕店镇拉马店村人,曾经参加王某某团伙盗窃一案受到刑罚,实属“前科劣迹”人员。

2014年,在没有进行公开选举和公示的情况下,王勤现被吕店镇任命为拉马店村的党支部书记,村民得知了他“镇里有人”的背景。

2017年9月,已经在支部书记职位上横行乡里了4年的王勤现,由于他庇护下的黑毒化工厂发生大爆炸事故,鉴于社会影响十分恶劣,他才被撤销了拉马店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

2018年4月20日,在拉马店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中,王勤现被取消了村党支部委员的候选人资格;同年5月,因为他带领两劳释放人员殴打村民的问题再次被实名举报,他又被伊川县纪委、监察委给予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2018年7月1日,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且根本没有村党支部委员候选人资格的王勤现,他竟然以村党支部书记的身份主持了“拉马店村党员活动会议”,当选的村党支部书记袁某某却“被缺席”。

2018年7月11日,在拉马店村党群服务中心搬迁的仪式上,已经被取消了村党支部委员候选人资格的王勤现,他不仅与副镇长、驻村第一书记等同坐在主席台上,还堂而皇之地发表了讲话。而当选的村党支部副书记却被“晾”在台下;随后,王勤现的姓名又被首位公布在《吕店镇拉马店村群众事务帮办站》的公示栏上,即:“执班人员:王勤现;职务,支部书记”,现在他还每月领取着“支部书记”的工资。

村民出于对镇主要领导的信任,曾经多次在第一时间向董姓镇长举报“王勤现指使村干部带领两劳释放及不明身份人员暴力威胁、阻挠荒山绿化,操纵拉马店村委换届选举的乱象”等问题,并当面呈上了书面材料。然而,结果是石沉大海,换来的只有王勤现的变本加厉!例如被王勤现非法拆迁的拆迁户,在多次找他要求安置并划宅基地无果的情况下,无奈找到董姓镇长要求安置时,镇长居然说:“还要安置费哩?给划片宅基地就不错了”!于是,2年多了,拆迁户既没有安置费,也没有宅基地,至今仍无家可归。而王勤现指名道姓地威胁举报人说:“你们告我,还想要宅基地吗”?并对外放话称:“再蹦跶,灭了他们”!

——如此一个劣迹斑斑的王勤现,如此一个没有村党支部委员候选人资格的王勤现,如此一个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的王勤现,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受到严重警告处分一年半内,不得在党内提升职务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高于其原任职务的党外职务”、“二年内不得在党内担任和向党外组织推荐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或者高于其原任职务”的规定,如果不是被吕店镇的镇主要领导任命为“村支部书记”,难道是他胆敢“自封‘支部书记’”吗?吕店镇主要领导对此如何解释?

(图为2017年被撤销了拉马店村党支部书记的王勤现,在2018年又被公示为“全月全天值班”的村“支部书记”)

试问伊川县纪委、监察委有关工作人员:对于村民多次实名举报王勤现伙同吕店镇某副镇长在村委换届选举中操纵选举、公开作弊把持基层政权;王勤现带领村“两委”干部明码标价收取办理低保“好处费”以及弄虚作假骗取房屋拆迁补偿款9万余元、虚报冒领侵吞修路土地补偿款13万余元、甚至连死人的迁坟补偿款10万余元也要克扣等违法乱纪问题是如何“彻查”的?关于举报王勤现涉嫌职务违法与职务犯罪信息被泄漏的问题,你们又是如何“彻查”的?

2015年,身为村党支部书记的王勤现,私下规定了“交1000元给办低保,不交钱就不给办低保”的“黑政策”,并由其他村干部出面向村民“索要”,致使陈某某等符合低保政策条件的28家贫困户得不到低保,既便是早已纳入低保户的村民王某某,也莫名其妙地被取消了低保资格。而为王勤现充当打手的刑满释放人员张某某等人,在月收入数千元的情况下,反而享受了贫困户及危房改造户的“待遇”。

2016年,伊川县倔丁路改造工程中,占用拉马店村土地137亩,每亩每年补偿700元,已经支付了2年的补偿款191800元,支付了102亩的赔青款71400元,共计263200元。王勤现带领下的村干部实际支付被占地农户2年的补偿款不足70亩,只给付村民了98000元,赔青款只给付了不足50亩的35000元,总共才给了村民133000元。即便是这样,王勤现等人还要虚报冒领——其中,王勤现本人把0.3亩虚报成了1.3亩;其弟王伟现0亩,也虚报成1.5亩等。在此项占地补偿和赔青款项上,王勤现等村“两委”干部职务侵占村民的补偿款共计130200元。

同样是2016年的倔丁路改造工程,共涉及村民迁坟32座。按照当时的迁坟补偿标准,村民迁移坟墓可获得4800元/座的补偿。而在王勤现的主持下,迁移坟墓的村民只得到了1700元/座的补偿款。其中,村民郭某某只得到了1200元/座的补偿款,村民李某某迁移坟墓2座未得分文。据统计,村民共计得到47100元的迁坟补偿款,另有106500元的迁坟补偿款被王勤现等村干部克扣。直到2018年4月,此事被村民举报经伊川县纪委、监察委查明后,王勤现等人急忙找各迁坟户“做工作”,在7月份才陆续向迁坟户退还了被克扣款项;其中也有未退还的,比如村民王某某,他家的3400元迁移坟墓款至今没有退还。可以肯定的是,是否“退还”了“赃款”,绝对不影响“职务侵占”和“违法违纪”的定性。

2017年6月,万安山旅游开发公司需要在公路与通向景区方向建设入口处的管理房,该公司与村“两委”协商后给付了26000元的补偿款。而被占地的安沟村民却未拿到1分钱的补偿款。

2018年以来,尽管王勤现已经受到了被举报多次的警示,但他仍然我行我素、违规违纪、拒不收手。同年10月,他借女儿12岁生日之机,在洛阳市颐和园尚品烤鸭的滨河北路店大摆宴席,在大操大办中借机敛财。当天,他的违纪行为就被群众举报,至今未被查处。

直到发稿前的5月12日,县纪委有关工作人员让举报人听取“反馈意见”时,则又出现了三种“怪相”:一是由“被举报人的骨干”通知举报人去村委听取“反馈意见”;二是“反馈意见”都向“为被举报人开脱的方向引导”;三是对举报材料列举的有力证据不做正面调查和回应,例如选举中“公开作弊、双重标准、剥夺村民选举权”等问题,不作正面回应;例如弄虚作假骗取房屋拆迁补偿款的问题,被说成是“集资盖的房子,补偿9万多元还是集体的”,对于是不是弄虚作假、如何调查的关键性问题,不作正面回答;再例如克扣迁坟补偿款的问题,仅说是“未发现虚报问题,款在三资帐上,也都兑现了”。而对于“克扣村民李某某迁坟2座,案发前每座4800元没有给1分钱等,共计克扣村民迁坟款10余万元是案发后才退付的”尖锐性问题,均没有正面解答……

——如上的一桩桩事例、一件件事实,如果说王勤现的问题有的触犯了党规党纪红线,有的具备了“移送司法机关”条件。那么,有关工作人员在今天又将欲意何为呢?

(图中左二为连支部委员都不是的王勤现与镇领导出席拉马店村党群服务中心搬迁仪式)

试问伊川县交通局:王勤现伙同其他村干部弄虚作假,串通交通局工作人员骗取国家房屋拆迁补偿款90785.5元的事实,已经显示了你们失职、失察、失责的工作失误。那么,你们是否就此案例而自查自纠和主动报案?

2016年,在伊川县倔丁路改造工程涉及的房屋拆迁中,王勤现伙同其他村干部及伊川县交通局工作人员弄虚作假,以村委会的名义把村民胡某某承建的安沟集资小庙列入拆迁补偿名录,把这个距离公路10余米和当时无房顶、无门窗、无粉刷、无地坪、仅60㎡的半成品“房屋”,硬是虚报成了139.67㎡的建筑面积,然后按成品房650元/㎡的价格骗取了国家90785.5元补偿款。

——如此弄虚作假明显、骗取国家房屋拆迁补偿款90785.5元的故意行为,已经构成了触犯刑事责任的相关要件。那么,伊川县交通局是继续佯装不知还是不予追究呢?

试问伊川县公安有关单位:长期以来,王勤现纠集两劳释放人员张某某、郭某某和经常“出入”拘留所的张某某等人,或殴打村民,或威胁村民,或破坏选举,或损毁生态林破坏生产,已经形成了“威震一方”的软暴力势力范围,致使村民“闻王色变”而敢怒不敢言。对此已经构成涉黑涉恶的团伙势力,你们准备“露头就打、除恶务尽”了吗?

在王勤现的“关怀”下,充当打手的两劳释放人员张某某,在不具备享受贫困户待遇、危房改造户待遇的条件下,甚至是在月收入数千元的情况下,反而享受了上述“待遇”,从而成为“视王勤现马首是瞻”的团伙骨干,并形成了“以王勤现为核心的软暴力势力”。

例如:2016年5月,因修路伐树问题与村民张某某发生争执后,王勤现带领劳改释放人员郭某某等打手及村干部,当众殴打张某某致伤;

例如:2017年12月,王勤现指使村干部张红章带领经常“出入”拘留所的张某某及带来的数名不明身份人员和两劳释放人员郭某某等,对生态林建设方及施工工人破口大骂、肆意挑衅,蛮横无理地阻止荒山绿化生产活动,致使建设方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既破坏了生态林建设,又构成了破坏生产的要件;

例如:2018年元月,王勤现等指使其打手张某某公然毁树300余株,在事实上已经构成了“破坏生产”和“毁林”的刑事责任要件,但张某某至今仍然逍遥法外;

例如:2018年5月,在拉马店村村委会换届选举中,在王勤现的幕后指使下,其团伙骨干两劳释放人员公然破坏选举,一边强拉选票,一边恐吓谩骂村民“不能选举某某”,一边操作没有法定选举资格的村民填写选票,最终引发了村民的强烈不满,导致全村三分之一以上村民“集体罢选”的极端恶劣事件发生。6月28日,在吕店镇某副镇长强行主持的“补选”后,既让这场选举风波草草地收了场,又达到了让王勤现团伙骨干继续把持拉马店村委会权力的目的。

——如此显现的一系列事件中,已经不能孤立地就某某人、某某事而就事论事了,针对以王勤现为首的黑恶软暴力势力羽翼已成的事实,特别是“他已经不需要直接打骂村民了,只要往村民面前一站,村民们便敢怒不敢言了”,从而构成了十分明确的“软暴力”相关要件。那么,当地的公安机关是否“该出手时就出手”呢?

如今,书写在拉马店村“两委”围墙上的“扫黑恶、出重拳、保平安”标语,显示的是党中央扫黑除恶的坚定决心。为此,拉马店村的村民强烈呼吁:千万别停留在豪壮的标语和漂亮的口号上,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是党和国家的执政基础,对照中纪委最近印发的《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中强调重点查处“1: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腐败问题;2: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充当‘保护伞’问题;3:地方党委和政府、政法机关、相关职能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不力的问题”,相信当地党委、政府和纪委、司法部门,一定不会姑息养奸,一定会打破伊川县拉马店村黑恶支书王勤现的保护伞。

在舆情持续关注中,我们将拭目以待……(郑 义)

转载地址:http://www.zjzxjm.com/xinwen/2019/0515/7670.html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编辑,QQ:314127396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茂名新闻网(www.80xue.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茂名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粤ICP备140936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