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法国房产 wax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美国对香港煞有介事的几项“制裁”手段有什么实际影响?

时间:2020/6/2 1:25:57 点击:87

美国一名非洲裔男子被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引发美国多地大规模抗议活动。就在此时,白宫“高调”地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发布会对国内严重的抗议活动只字不提,主题却是中国。

其中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针对中国即将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宣布对中国香港的制裁。笔者回看了这场“跑题”的发布会,发现所谓“制裁”手段主要分3个方面:

取消香港贸易优惠待遇

对赴港美国公民发旅行警告

制裁相关的中国内地和香港官员

煞有介事的几项“制裁”手段有什么实际影响?美国此前对香港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是否真正起了作用?笔者跟几位熟悉美国和香港的学者聊了聊。

取消贸易优惠待遇影响几何?

先来看看所谓的取消香港贸易优惠待遇,这一待遇源于美国1992年通过的《香港-美国政策法》,这部法案中的第103条规定了“美港之间的商务”关系。

具体而言就是继续在进口配额和原产地证书等贸易相关事项上把香港作为一块区别于中英的单独关税区来对待;给予香港贸易最惠地位;允许美元与港元自由兑换等等。这意味着相比内地,香港对美贸易可以获得关税等优惠,港币在与美元兑换上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因此,如果就美港之间单方面的贸易优惠协定而言,美国确实有权力做出这一决策。如果真的取消,对香港有多大影响呢?

熟悉香港经济的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给出的答案是,很小。因为美国威胁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地位,仅限于取消美国和香港之间的贸易,不影响香港与其它国家、地区的贸易。

香港对美贸易额占比其实很少,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工贸署数据,2019年,香港与美国的贸易额为5170亿港元,仅占香港外贸总额约6.2%;另一方面,每年在香港本土生产并出口到美国市场销售的货物合计价值仅有36.76亿港币,占香港总出口量不到0.1%。

另外一个事实是:一直以来,美国从香港长年赚取贸易顺差,对香港的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2019年,美国从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超过二千亿港元。对急于解决美国贸易赤字的美国来说,香港的价值不言而喻。

不仅如此,美国自己在香港还有重要经济利益。美国在港有1300家企业,300个地区总部和400个地区办公室,几乎所有美国金融企业都有在香港营运。美国的“制裁”,首当其冲的恰恰就是这些美国自己的企业。

这样看来,也难怪美国总统不愿意在发布会上接受记者提问,说完就走,因为如果真的实施贸易“制裁”,疼的可能是自己。

当然,还有不少人担心,美国存在串联他国对香港方面施压的行为。先看看欧盟的表态,就在刚刚举行的欧盟27国外长会议上,欧盟外交高级代表说,欧盟无意就香港问题制裁中国。

笔者也跟不少专家聊了聊,他们都觉得“串联”可能性不大,关键原因还在于香港本身的优势地位。

作为背靠中国的国际金融中心,港交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9年12月31日为止,香港2449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约为38万亿港元,其中来自内地民营企业的市值占比为73.3%。

换言之,投资香港,几乎等同于分享中国经济增长所带来的红利。而撤离香港,美国企业第一个不答应。梁海明跟笔者分析了一个数据,在中国美国商会3月份所做的调查中,香港美国商会的企业接近100%选择留下。

贸易“制裁”影响不大,旅行警告和取消优惠甚至称不上“制裁”。

旅游业占香港GDP的比重只有5%,而来港旅游客源市场依次序为内地、 台湾地区、韩国、美国、日本。美国只排第四位,而港人常去的旅游目的城市也并不包括美国的城市,未来就算赴美国的旅游签证比较繁琐,对港人的出游也影响不大。

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用一句话形象概括:

“美国对港的旅游优惠无从说起,连免签证都从来没给过。”

制裁官员更是同样情况,没有细则,内容模糊。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东升告诉笔者,从此次的制裁方式可以看出,对于香港问题,美方几乎无牌可打。

也正像一家美媒对该发布会的评价:“雷声大,雨点小。”

美国为何乐此不疲“关心”香港?

美国部分政客对香港的“关心”由来已久,威胁的手段多是经济,打的旗子多是人权。

笔者做了个统计,美国国务院根据《美国-香港政策法》,曾向国会提交过与香港相关的“人权报告”十几个,每次都在威胁香港贸易优惠地位。结果是到现在还在威胁。

2019年,美国还通过了一个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较于之前的“人权报告”,法案内容丰富了一些,提出制裁官员个人的相关规定。结果时至今日,老调重弹。所谓“制裁”,基本等同于口头制裁。

尽管都是“废纸一张”,但不妨碍美国部分政客继续拿香港说事儿。这一次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又有一些美国政客表现异常“积极”。

为什么美国对香港依然乐此不疲?一波又一波舆论攻势背后,是同一股暗流。

翟东升跟笔者分析道:

“美国部分政客在乎的美方在港利益,现在未必只是商人的利益,很可能是美国的情报系统。”

确实,细看涉港国安立法一事中异常“积极”的美国政客,他们的身份都有相似性——与情报系统密切相关。

公然“告诫”中国政府,反对就国家安全立法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是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

歪曲事实,声称中国准备通过国安立法全面接管香港的奥布莱恩是美国国家安全助理顾问,原来是美国国务院首席人质谈判专家,长期活跃在中亚地区的情报界;

威胁“制裁”中国的卢比奥,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始作俑者,刚刚升任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主席;

麦康奈尔,则被称为美国的“头号窃听器”,就是他,在1992年提出了《美国-香港政策法》并获得通过。曾担任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的他被外界视为美国有史以来权力最大的情报总管。

笔者还发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人员编制远超正常数量,接近上千人。而全国人大通过在港修订国安法的决议之后,驻港总领事馆开始招标出售市值接近百亿港元的位于香港寿山道的6栋宿舍洋房。

很明显,本次涉港议案提到的国家安全立法戳到了某些政客的软肋,打乱了某些人的如意算盘。

2019年,香港非法暴力的几个主要煽动者都曾被发现与美国情报官员有接触。国家安全立法的消息,正在让他们紧张。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茂名生活网(www.80xue.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信息来自网络转载,不确定真实,如有版权问题联系客服QQ:314127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