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泰国房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影新闻 >> 内容

影院复业,点燃广东青年导演“咸鱼翻生”梦

时间:2020/7/25 1:04:50 点击:162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李直建 卢政

     7月20日,国内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可有序恢复开放营业,半年多来苦苦期盼的青年导演方以炘终于等来了这一天。这意味着他导演的院线电影《田园时代》有希望尽快上映,内心更是渴望可以籍此给目前窘迫的生活解解困,甚至是“咸鱼翻生”打个漂亮的翻身仗。谁曾想到,两年前凭短片《空》踏上戛纳电影节红地毯的新锐导演,为了拍摄这部推介家乡文化的电影倾尽所有家财,为了继续生活,不得不窝身于东莞一家企业拍摄微电影和网络视频小段子。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电影院陆续恢复开放,《田园时代》能否帮助方以炘摆脱当下的窘境,迎来人生转机?在方以炘看来,成败在此一举,但他仍充满希望。

 

一个梦,创业初期就亮相戛纳电影节

见到方以炘时,他正在东莞市指导一家公司拍摄短视频,烈日下他干劲十足,晒得黑黝黝的,忙得满头大汗,衣衫湿透。在经历了卖房卖车甚至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的一段漫长岁月后,现在总算能解决温饱问题,但欠下的债务依然让他感觉压力巨大,每晚只能睡着三四个小时。其实,就在两年前,方以炘在影视界还过得风风火火。作为新锐导演,方以炘投资出品的影片《空》入选为第71届戛纳电影节环球中国电影展优秀短片,该片于电影节期间在戛纳影宫全球首映。方以炘和他的团队受邀出席电影节,非常荣耀地踏上了戛纳电影节的红地毯。

方以炘是广东茂名人,2007年大学毕业后在电视台从事摄像以及节目编导工作,曾参与广州亚运会宣传制作。师从中国资深电影人、被誉为“中国电影界的泰斗”、“中国第一电影教头”的周传基教授,在周教授的艺术熏陶下,他毅然辞去电视台的工作,一心寻找影视创作的机会。在广州,影视非常商业化,主要都是广告宣传片为主。2013年,积累了相当丰富经验和资源的方以炘自己开办了公司,主要从事广告宣传片的拍摄制作。从一个人撑起一间公司,到搭建二十多人团队,方以炘用了大约两年时间,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虽谈不上有多大的成就,但对于一个年轻的创业者来说,当时已算是在业界站稳了脚跟。

拍广告宣传片并不是方以炘的事业目标,大学老师在学校曾经告诉他,商业广告是传媒不属于影视,他的梦想是做真正的影视,希望自己的作品登上大荧幕,走进电影院。从2015年开始,方以炘陆续接拍了多部影片,虽然都是充当导演的角色,但用他的话说只是“托”。“那都是帮别的导演当枪手,自己赚点辛苦钱,积累些经验。”方以炘说,那两三年业务比较繁忙,仅2016年就接拍了七八部电影,拍一部戏可以拿到几十万元,收入相当可观。虽然电影署名里经常看不到自己的名字,但在经济和经验方面,方以炘觉得收获很大,不但在广州买房买车,也在电影界积累了丰富的资源。

2017年,方以炘和国内另一导演合作拍摄的短片《空》获得参加戛纳电影节的机会,走出国门亮相红毯,收获了很多鲜花和掌声。用方以炘自己的话说,那几年,他在电影事业上还挺风光的。

 

一根筯,雄心壮志拍摄电影推介家乡文化

对于一名年轻导演来说,能亮相戛纳红地已是一份至高荣耀,但方以炘觉得自己的电影事业才刚刚开始,毕竟他还没有真正实现心中的导演梦,他想独立导演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我老家是茂名高州,当地山水等文旅资源非常丰富,但就是缺乏有效的推广。”方以炘说,一直以来,他很想拍摄一部反映当地文化的乡村题材电影,推介家乡的风土人情和优秀文化。

2018年,攒下了一大笔钱的方以炘觉得时机已成熟,他一门心思扑进了他的电影梦,写剧本、码团队、拉资金……功夫不负苦心人,当年6月,由方以炘担任出品人、编剧、导演的第一部院线电影《田园时代》启动拍摄。影片“三个女人一台戏”,讲述的是70/80/90三位不同年代的女性勇敢追寻心中的田园梦,在粤西乡村携手创业的故事。电影全程拍摄都在茂名、高州取景,其中既有山水景色,如群山环绕的长坡水库、广袤翠绿的稻田、蓝玛瑙般的露天矿;又有农家乐、生态农庄、民宿等新农村元素;还展现了茶园、荔枝林、龙眼林等当地农业风貌。方以炘想通过镜头记录家乡的绿水青山,给人留下“乡愁”,以一份赤子之心为家乡的发展尽份心力。

为了拍摄《田园时代》,方以炘多方筹集资金约800万元,还请来了2001年香港小姐冠军杨思琦担任主演,使“香港小姐下嫁粤西当农妇”的传说轰动一时。拍摄过程非常顺利,到2019年3月,影片的制作基本完成。

方以炘原以为《田园时代》可以令他在电影界大展拳脚,但没想到的是,拍完这部电影后,他却陷入了困境。

 

一个痛,影片迟迟未上映生活陷入困境

“电影虽然拍好了,但要公映后才能换来收入。”最初,方以炘认为只要影片上映了就能有资金回报,所在不惜孤注一掷。现在回顾,这个想法有点“很傻很天真”。事实上,他并未想到电影后期制作和申报周期会需要那么长时间,很多事不得不一等再等。从拍摄《田园时代》开始,方以炘的工作重心和精力全部扑在这部电影上,几乎放弃了其他所有业务。“没有收入就没法支撑公司运作,更何况还欠了那么多的债务要还。”进入2019年,经济“断流”的方以炘逐渐陷入危机。也就在这一年,受各种因素影响,中国影视行业惨淡,前三季度电影票房总额同期下降2.21%。

 

到去年9月,方以炘已经卖掉了房子和车子,希望能坚持到《田园时代》上映。“虽然心里想着坚持下去,但实际上我的经济已经很困难了,连抽烟都要抽到烟头烧着了才舍得松手。”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方以炘的境况越来越糟,不但债主频频上门催还,甚至连基本生活保障都成问题,有时候彷徨无助到面壁抠墙上的泥土。“最落魄时身无分文,连女儿过生日都不敢回家,因为买不起蛋糕,只能找借口说在外出差回不了家。”说起这段事,方以炘难过得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按照原定计划,《田园时代》应在去年底上映。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国影院关闭,当头浇灭了这份希望。“投资方一次次地跑到我老家追问债务情况,我都没脸回家。”方以炘说,以前每年春节都会回老家过,但今年是个例外。大姨和外婆分别于去年底、今年初去世,我都没能回去见他们最后一面。说到此处,方以炘满脸尽是无奈和愧疚。

近日,为了见一名投资人,方以炘在深圳赶往东莞的过程中竟然饿晕在深圳地铁车厢内,“当时眼冒金星,晕晕沉沉,加上又胃痛,我的感觉自己快要死了”,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坐过了站,从而错过了当次列车。“早上出门时没有吃早餐,从广州去到深圳后原来身上还有280元,花了44.5元买好了前往东莞的动车,然后把剩下的200多元买了一些水送给朋友公司的剧组”, 方以炘称,此时身上已经没有了钱,只能饿着肚子。“从东莞回广州时也是前同事微信转账借我的,经过一番价格对比,最终选了最省钱的方案,花了五十元打了个回头的士回去”方以炘说道,自己最落魄时身无分文,身边能借的朋友都借了,也不好意思再跟朋友借,实在没有钱时就在家吃白米饭,为了省米一天有时只吃一餐。“能蹭上饭局那是最开心、最幸福的事情了”这本是一件让人心酸的事,方以炘却一笑带过。

 

一个愿,电影早日跟全国观众见面

方以炘一直在苦苦等待着,陪伴于身边的很多亲友也一直支持他挺下去。他觉得只要等到《田园时代》上映,就可能等来重新出发的机会。7月20日,全国影院陆续复业的消息,被方以炘视为救命稻草,他正在多方奔走争取影片早日排上放映档期。但是,旧愁未了又添新忧,“影片要宣传、要上影院排片,需要大笔经费,我现在经济仍然十分困难,很无力,只能无投入地‘裸发’了!”方以炘说,他没想到电影发行工作同样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这是个大难题,但好在身边有不少朋友支持,无偿给他提供各种帮助,电影界泰斗级人物赵军老师此时也给予了他很大的支持,担任了《田园时代》的总策划,并不辞劳苦陪伴方以炘到处奔走宣传。此外,中共茂名市市委宣传部还发出公文,将影片列入当地观影推荐,这令他信心大增。

7月初,在朋友的帮助下,方以炘进入东莞一家企业打工,指导拍摄短视频。“现在起码有工资,生活上包吃包住,不用担心生计问题。”一路走来,方以炘跟万梓良、任达华等影视大咖合作过,走过戛纳电影节红地毯,也体验过“没饭吃”的窘境,辉煌过,落魄过……在经历了大起大落之后,如今方以炘的心态更加乐观。

“曾经在最难过的时候,我也想过转行。但是自己最喜欢的始终是电影这条路。”无论过去如何囧,将来又会有多难,方以炘执着坚守内心信念,期待《田园时代》早日走进电影院,登上大荧幕。如今,国内低风险地区的电影院陆续有序恢复开放营业,重新点燃了方以炘这位青年导演的“电影梦”。他相信,一切将重回正轨,咸鱼也会翻生。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茂名生活网(www.80xue.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信息来自网络转载,不确定真实,如有版权问题联系客服QQ:314127396